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新东方和腾讯生出的微学明日动荡中传团队离

2019-03-10 11:04:00

今年7月份,出身名门的微学明日正好两岁,当下,团队离散、产品式微的阴霾却挥之不去。谁还来拯救它?

事件始末

近日,鲸媒体接到了新东方离职的员工爆料。爆料称:新东方与腾讯合资的微学明日(主要产品是“优答”)团队正在遣散中,业务由新东方接管,而创始人、CEO王守崑准备离职创业。

鲸媒体赶到了微学明日中关村的办公室,办公室的大门紧闭,透过玻璃门望向里面,灯开着,看不到一个人,办公桌上也整整齐齐,看不到正在使用的痕迹。

鲸媒体在社交站“脉脉”上也发现了关于微学明日的匿名八卦,称“微学明日由于经营问题,导致资金链断裂,现已开始裁员并做破产清算。据知情人士透露,公司裁员采用非常规手法,已有员工准备开始申请劳动仲裁流程……”

(虎嗅注:该条匿名八卦已经被原po主删除)

鲸媒体多方打听核实了这一消息的可信度。目前由于架构调整正在进行,新东方全员对外“封口”,王守崑也处于对外噤声的状态。

在一条爆料视频中,新东方CEO孙畅表示,微学明日开始的出发点是想做一个以技术驱动的产品,但目前找不到非常合适的人接替王守崑任微学明日CEO。

孙畅称,微学明日内部做出调整:将微学之前开发的一系列产品和迅程(新东方)结合在一起。而对于微学明日的团队,孙畅说,一些员工去创业了,一些同事有了新的选择离开了,还有一些同事会随着微学产品加入新东方团队工作。

孙畅还透露了微学明日旗下产品的变化:新东方会继续运营优答APP,

因为这与新东方关注的K12市场、用户非常匹配;微学明日开发的高考报志愿系统刚开始销售,新东方也将接手此产品;同时,新东方还将接管微学明日做的针对K12公立学校的一些产品。孙畅认为:“总体来讲,我觉得应该不能叫解散,因为公司(微学明日)还在,但是我们会把它放在现在的运营团队中,这样能让这些产品继续运营。”

(微学明日已经两个月没有招聘职位了,招聘职位都已经下线)

“我不是主动离职,当时还不在北京,然后被通知回来办离职,非常意外。”微学明日员工X先生是在6月底办理的离职手续。他向鲸媒体坦言,当时是被通知遣散的,他得到的离职赔偿按照“N+1”的方案,“N”等于工作年限数,而“1”指的是一个月的代通知金。X先生在微学明日工作正好一年。

在X先生离开时,与他同在教研部门的近10个老师也在办理离职手续。他透露,自己被通知办理离职之前,公司大概有70人左右,“现在走了多少就不知道了”。他坦言自己和公司高层接触不多,但自认为优答产品做得还不错,“有题目、有练习、有视频、有拍照搜题功能,很全面,本以为公司还会扩张,没想到开始收缩了”。

还有离职员工告诉鲸媒体,微学明日的收缩和优化调整是因为烧钱过多、资金紧张,为了维持资金链,新东方还借了钱给微学明日,但因为没有收入,后面几个月撑下去也比较艰难,现有的业务直接拿回到新东方。“整个团队内部好像传达的是‘接事不接人’,所以微学明日可能整个团队都散了,如果有孕妇好像可以接回新东方留下。”

关于微学明日

北京微学明日络科技有限公司,是新东方和腾讯在互联教育行业的合资初创公司。工商注册信息显示,北京微学明日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3日,注册资本3000万元,俞敏洪任董事长,腾讯公司高级副总裁汤道生、腾讯战略发展部总经理林璟骅以及新东方CEO孙畅为董事,孙畅同时为法定代表人。

最初新东方副总裁潘欣任CEO;王守崑任CTO,曾任豆瓣首席科学家兼副总裁;副总裁陈俊,主要负责产品与运营工作,曾任腾讯搜索推广销售总监。

2015年3月27日,新东方集团内部发布红头文件,宣布任命王守崑为微学明日络科技有限公司CEO,兼任CTO,免去原CEO潘欣的职务,迅程络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的职务不变。2015年6月19日,微学明日的法定代表人由孙畅变更为王守崑。同年8月25日,该公司投资人之一新东方迅程络科技有限公司变更为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

资料显示,继14年12月公司推出了第一款产品以后,截止到目前微学明日旗下有三款产品,分别是优答、优答四六级、优答第一志愿。

(1)优答是一款针对中学生的智能学习助手,包括了初高中的九门学科,提供同步学习,私人定制,视频讲解,学霸计划等等。

(2)优答四六级是一款大学生四六级英语考试的自适应学习APP。

(3)优答第一志愿通过大数据,为用户提供专属的志愿推荐方案的产品。

题库产品的拥挤赛道

为卡位而生的优答产品

对于微学明日的式微,让人不禁联想到2014年7月份,腾讯微博事业群的解散,腾讯微博团队与腾讯进行整合。当时,一位腾讯微博前员工在匿名社交APP上感慨:“腾讯微博事业群解散了,完美地完成了对新浪微博的阻击,战略性的牺牲,成就了的江湖地位!”

腾讯微博没落的辛酸,宣告了微博业务被腾讯战略放弃,那么微学明日的地震,是否也意味着以题库产品为主的“优答”系列产品的边缘化?

其实腾讯微博和优答产品式微的原因如出一辙,腾讯微博就是2010年腾讯对抗新浪微博的卡位产品,对于新东方和新东方来说,题库产品不也是新东方卡位移动端入口的工具类产品吗?

我们不妨看一下目前仅存的几款题库类产品,猿题库在2013年2月上线,魔方格在2013年9月上线,学霸君在2013年8月上线,作业帮是在2014年初,阿凡题在2014年6月上线,更老牌的从PC端诞生的题库产品则是2009年10月上线的菁优。而微学明日是在2014年9月成立的,第一款产品“优答”是在当年12月推出的,在时间上比大多数友商都晚了一年,时间上完全没有优势,可以说是为了防御而推出的产品,存有“不要错过这波红利,占个坑也好”这样的心态。

而从内部看,新东方旗下产品较多,包括“新东方()”、移动端少儿App“多纳”、视频直播教学平台“酷学”、B2B业务品牌“新东方教育云”,还与ATA合资成立“职尚教育”推出职业教育站“直上”。

虽然优答有两个有钱的爸爸(新东方和腾讯),但是依然是在新东方的体系内运作,优答还要和其他“兄弟姐妹”抢资源。

在做优答这个产品的时候,虽然也成立了单独的公司,但是作为大集团内部孵化的项目,和市场上横冲直撞的友商比起来,身段和打法都不够灵活。

如果类比腾讯微博和新浪微博,在做微博这个产品时,腾讯和新浪在微博上的比拼,是一个事业部和一个公司(急于在移动端突围的新浪当时已经押宝微博)的竞争,不管在技术、产品能力和心态上都不一样。

更何况,后来腾讯又投资了其他两款题库、答疑类产品——2015年12月,阿凡题宣布获得了腾讯的6000万美金 B 轮融资,2016年5月底,旗下拥有猿题库、小猿搜题和猿辅导三款K12教育产品的猿辅导公司宣布获得来自腾讯的4000万美元D+轮投资。

合资的钱也出了,流量也给了,社交关系链也导入了,也派了有腾讯搜索推广销售总监背景的陈俊任副总裁,负责优答产品与运营工作,腾讯方面能往优答倾注的资源不会更多了。

不够好看的数据

就产品层面来说,鲸媒体观察到了一些有意思的数据(数据来源:ASO100):

先看看“优答四六级”APP的数据,其在AppStore上从15年8月开始共获得了10142条评论,其中5356条评论集中在2015年12月。

所有版本累积获得了7321个五星,其他评分只有个位数。

通过观察“优答四六级”一年以来的评论,几乎没有发现有负面评分,而评分集中12月前后,中间也有一些评论,但是感觉中间的断档比较严重。

观察“优答四六级”一年以来的排名趋势,我们发现名次最好的一段时间也多集中于15年12月前后,优答四六级冲入了免费总榜和畅销总榜1000名以内,免费总榜最好排名545名,畅销总榜最好排名771名,教育免费榜最好排名24名,教育畅销榜单最好排名11名。2016年上半年排名的峰值也与评论增长的时间相吻合。

我们很好奇的是,为什么这款产品在2015年12月数据出现了异动?难度是年末用户的学习热情突然高涨,还是发年终奖了大家发狠业绩发飙,抑或是等待一笔新的融资即将到来?

那么针对K12的“优答”又怎么样呢?

先看优答的产品评分:

优答近三个月的app下载排名:

作为一个已经运营一年多的产品,尤其还是微学明日的拳头产品优答,从上线至今AppStore上共获得了84个评价,感觉完全是靠自然流量在增长。究竟是“冷启动”还是重心转移?我们都不得而知,但是这家由新东方和腾讯强强联合组建的公司,给出这样一份答卷显然是不尽如人意的。

我们查找了许多公开资料,但并没有找到优答系列产品的数据,而优答兄弟公司的产品多纳累计注册用户数在2016财年三季度超过1280万,乐词用户数达到380万。

既有新东方和新东方,何须优答自立门户?

在外界看来,“优答”功能较为全面,包括题库练习、拍题搜题、答疑、学习计划、名师视频等等,但每一个功能都缺乏强粘性和强壁垒,虽然引入了腾讯产品的关系链,例如可对好友的学习情况进行排名,实际上然并卵。

在上线半年多之后(大概在2015年年中),优答谋求转型。当时王守崑接受采访时称,初始的拍照搜题形态的确是用户的痛点,能在短时间内积累大量用户,不过问题在于产品的纵深很浅,难以让用户沉浸使用,也很难形成商业模式。因此,优答向“自适应学习引擎+轻工具”转型,优化基于知识图谱的数字化内容,并以搜题、学习计划等工具做辅助。

显然,微学明日的管理层并不是没有感觉到题库这个赛道的拥挤以及资本的谨慎态度。然而,自适应学习显然是一个坑,目前全世界做自适应学习的公司都还在烧钱。

据业内人士介绍,自适应学习系统之间的竞争指标主要包括学习效果、提分效率、学习过程、学生专注度、完成率、算法的复杂度、精准度等等许多方面。这涉及到大数据的沉淀,还有检测和推荐算法的精准性。而在这其中,数据科学团队是最重要的。

自适应学习拼的不是简单的代码或者几个算法,而是收集、分析、运用和维护海量的学习数据,这需要有一个顶尖的研发团队来做。

IRT(项目反应理论)工程师只是初级的数据人才,高级的数据科学家需要懂得贝叶斯理论、信息论等其它更高级的算法和数据分析技术,而且还要不断地对算法进行优化,甚至根据需要开发新的算法。而顶尖的数据科学家主要在美国,一个数据科学家的市价是15万美元年薪起步……

其实,优答的竞争对手们也在纷纷转型,这个时间也是在2015年,不过他们主要先是向变现的角度迈进,虽然不少也号称在做自适应。

例如菁优开始谋求向机构提供服务;魔方格变现模式也以2B为主,为二三线城市的K12线下机构推出Mofangge Inside服务;猿题库公司(后对外统称“猿辅导公司”)围绕K12业务形成产品矩阵,其中猿题库和小猿搜题作为用户流量入口,猿辅导则通过直播辅导实现2C变现;学霸君在拍题基础上推出答疑业务,之后旗下直播平台“不二课堂”上线,近日其还将人工答疑功能拆分出来,推出新的一对一答疑辅导APP——君君辅导。

猿题库(猿辅导)在2015年3月拿到D轮6000万美金融资后,2016年5月底宣布获得来自腾讯的4000万美元战略投资;而学霸君在2015年6月完成 5000 万美元的B轮融资后,传闻最近拿到了一笔7000万、8000万美元级别的融资。去年底今年初,阿凡题和魔方格先后拿到了新一轮融资。

随着大手笔融资的披露,题库的赛道基本已经堵死,现在比拼的是各家深耕题库产品基础上的变现速度。

我们会发现,其实题库、答疑类产品再转型,最后也还是回归2B收分成和2C收答疑辅导、课程学费上——但是,新东方和新东方本来不就有这方面的业务吗,又何须优答产品自立门户、重开新路呢?

如是,优答系列产品未来沦为服务于原有新东方体系的辅助工具,似乎不可避免,除非新的救世者腾云而来。

鲸媒体号:jmedia360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本文由 鲸媒体 授权 虎嗅 发表,并经虎嗅。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的权利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